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评论
分享到:

书画鉴定重在作品艺术特质

2012年06月12日 17:12:51               点击率:804
    近几年来,随着艺术品投资市场的火爆,中国书画市场上迅速催生了一批制造、贩卖假画的艺术骗子,有些地区甚至还出现了大批量制假以及制假、贩假“一条龙”的地下交易“黑”体系,而且其造假手段、技术也今非昔比,甚至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其中尤以近现代和当代国画领域这种现象最为严重,成为投机者的首选。

  日前,在收藏市场上也出现了一批打着裴家同名号的假画,令不少藏友“中标”。假画市场如何形成?我们又将怎样面对书画鉴定难题?带着不少藏友的疑问,记者走访了安徽省国画大师裴家同。


  书画仿作自古皆有


  “在中国的历史上,‘造假’可以说由来已久,千百年来就一直有。历史上,明代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商品经济雏形,富庶起来的富翁们求画心切,而唐寅、仇英、文徵明等大家无暇应酬,此时徒弟中的技艺高超者,便代笔为之,‘假画’因社会需要,逐渐兴起。”谈起书画造假,裴老打开了话匣子。

  “有关‘假画‘的问题历来是藏界的热门话题,如果细细探究,它又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这与中国画讲求的历史传承习俗有着很大关系,尤其是临摹古画本是学习中国画必不可少的一种手段,自古就有。明仿宋元,清仿明,自董其昌后盛行,皆成自然;名家仿名家,代有其人。如清初‘四王’仿元代高明的画,大多署名‘×××仿高明’;而江寒汀仿任伯年、虚谷,则直接署名‘任伯年、虚谷’;比比皆是,这些绝非平庸之辈所能及的。”裴老从中国话的传承习俗解释了假画的起源。

  “其实,在古代很多人把这种事当作一种文化轶事在说,并不认为它很丑陋,那时候造假是一个人,是手工行为,不仅不会对社会造成太大危害,更已然成为难得的艺术珍品。如张大千曾精研石涛,仿其笔法,几能乱真,有不少仿画流传于世,极难分辨,连黄宾虹都误看走了眼,当成了真迹。著名鉴藏家、书法家张葱玉和友人应大千之邀,到苏州狮网园游玩。一日,张葱玉偶然在一间房内看到四周挂满历代名画,经张葱玉仔细辨认,皆为大千所仿。事后张葱玉曾对人讲,‘假如有人将其中的画当真的卖给我,我是会购进的。’”

  徐悲鸿在南京游历时,偶然间在古玩市场的一间店铺内,见到了一人往画店送画,送的是一张署名“徐悲鸿”的假画,还自称与徐悲鸿为友。徐悲鸿面对此景,微微一笑言道:“你自己的画技这么好,何必仿我?不如自成一家!”裴老谈起历史典故,津津乐道:“如此大师,面对近在眼前的造假者都是调侃而对,可见当时社会对于‘假画’的态度。”

  记者随后查阅资料,2000年,天津市文物公司曾推出三件“假大名”精品参加拍卖,均拍出了好价钱。一件是清仿赵令穰设色绢本手卷《百鸟朝凤》,卖价1.6万元;一件是清仿仇英设色绢本手卷《璇玑图》,卖价8万元;还有一件是清代赵雍设色绢本手卷《群仙献寿》,卖价5万元。三件仿画之所以有卖点,关键是精到。行家预测,这种清代民国高手仿大名家的精心之作,极具升值潜力。


  当代造假危害日趋严重


  “新中国成立初期,尤其是五六十年代,随着素描等新文艺的兴起,传统中国画暂时失去了市场,‘假画’一时间从市场上销声匿迹。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形成,艺术市场也逐渐升温,收藏技术的提高,带动了中国画的逐渐复兴。”裴老和众多当代画家一起,经历了那个大起大落的时代。

  “需求量的增多,导致了假画市场的繁荣,参与的人越来越多,造假的也越来越多,不但是个人造假,甚至是集体,产业化一条龙,高科技、电脑、激光方方面面结合在一起,假画正在从简单的‘盗名窃誉’升级为‘侵权违法’。这既成为了一种‘病态’,更成为了一种社会‘毒瘤’,给很多人造成伤害。”谈起当前的造假,裴老很有些义愤填膺。“比如说一个工薪阶层,凭几年的工资买一张画,结果买了假画,这张画成本可能就30块钱,但你花了10万、15万、20万块钱,甚至买一个大名头的作品,可能这一辈子就翻不了身了。这个危害非常大,有的人真的倾家荡产,刚买的房子就要卖了,还画钱。这个危害比买假光盘、买盗版书的危害大得多。”

  “打着我名头的假画在市场上也有很多,遍布各地。甚至在合肥还出现了专门造字和专门造画的分工合作。我知道了造假者的身份信息、地址、电话后,曾经专门打电话去了解情况。造假者公然宣称‘裴家同国画高低价位不等,有两三千一张的,也有七八千一张的’。我表示要一次性购买十张,造假者立刻答应能集中供应。待我亮出真实身份后,造假者立刻转变了态度,无言以对,只是硬笑搪塞。对于这样的事情,以前我还予以原谅,认为‘不就是为了吃碗饭么’,相信社会大众具有鉴别的眼光。但到了后来,假画日益猖獗,我也深感气愤。”

  对于造假行业,裴老一一进行了解析,“除了造假者,贩假者更为可恨。如今的拍卖行,已经很难保证没有假画,或许有的是因为鉴定时看走了眼,而有的就是刻意拍卖假画。除了改款、挖款、移款和裁款这四种传统的书画作假方式,如今还有不少人拿着画家近照和假画照片,来个‘移花接木’;又或者请所谓的‘专家’鉴定题款,甚至直接伪造知名专家的鉴定题款。在合肥举行的一些拍卖会上,就曾出现有着所谓配套鉴定证书的傅抱石假画。”


  书画鉴定重在提升自我水平


  “假画盛行,也逼迫着收藏人群的眼光在逐渐提高,但刚入门的上当受骗者仍然不断出现,吴冠中与拍卖行的侵权纠纷官司,即是一例。”裴老的一番见解,让记者深感行业的乱象。那么作为普通收藏者,究竟如何才能辨析真伪作品呢?

  “由于国画本身的技巧并不难学,难以掌握的是其中透露出来的神韵、气质,故国画一直是一项进门容易、画好难的艺术门类。而在时下中国的投资、收藏者中间,真正懂得国画精髓的人则是少之又少,大多数人只能看个大概,而无法深入到作品的深层内部。如此一来即正中造假者的下怀,于是一张又一张、一批又一批‘形聚神散’的赝品便不断出现在各类国画交易市场甚至很多大型拍卖会上。所以,识别假画,最重要的在于不断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裴老指出。

  “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如今的书画鉴定都已不再看印章。书画作伪中做假印章通用的有两种方法:一是电脑激光刻章,一是拍照制版刻章。通过这两种方法做出来的印章,在章法布局和大小尺寸上能和原章达到一致。”


  不看印章,那么从哪些方面鉴定呢?


  “画作本身、纸张、裱工都是鉴定的关键要素,需要提升自己的鉴定水平,要对画家的早、中、晚各时期的风格、传承有所了解,对画家的气息、笔墨功夫更要多看多学,对画家起笔落笔的笔路也要知晓,因为假画无论再仿真,也都是装出来的,气息、笔墨相比真迹要么不足要么过了。这些都需要我们必须具备一定的书画鉴赏水平,否则很难鉴定。”

  “除了鉴定,如今的书画收藏市场上,还有一种盲目求多求全的心态需要遏制。有些收藏者,只知道老东西、老字画好,但好在哪里,往往只有粗略感觉,没有具体研究,鉴赏更是无从谈起;刚刚收到傅抱石,还没弄清楚‘抱石皴’的具体意境,听说黄宾虹的画值钱,又转去收藏黄宾虹,这样的收藏心态当家,不上当才怪呢。”

 

 

来源 : 《合肥晚报》

名家专栏
最新作品

名 称:为有牡丹真国色
作 者:蔡栋
尺 寸:137×68.5cm

名 称:鉴画图(13艺术财富)
作 者:姜永安
尺 寸:135×68cm

名 称:水墨微笑-- 洛夫诗意书法作品集
作 者:江南书画
尺 寸: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23601047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