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评论
分享到:

中国网访谈何水法:规范艺术品市场繁荣复兴优秀传统

2012年06月12日 17:12:31               点击率:818

[中国网]: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这里是正在直播的“中国访谈,世界对话”。今天做客中国访谈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当代著名画家何水法先生。他凭借自己独特的画风和出众的技艺在画坛享有声誉。在浮躁的创作风气中,怎样坚守自己踏实的创作态度?作为文学艺术界的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将赋予他怎样的使命和责任?为您介绍全国政协委员何水法先生,欢迎您到中国网做客。

[何水法]:你好。

[中国网]:我们想问一下,您听完总理报告之后,最感兴趣是的哪一部分?  
[何水法]:最感兴趣的首先是经济。温总理讲话中列举了很多数据,这五年来,我们国家在经济上有一个很大的腾飞,确实是很鼓舞人心的。除了经济以外,当然我是一个画家,在报告里面也讲了我们的文学艺术有一个大发展、大繁荣。所以应该讲这个报告是很符合实际的,既谈了经济方面,又谈了对外交流,对外的国际形势,又讲到了我们的文学艺术等方方面面,所以内容比较丰富,听了以后也是很鼓舞人心的。特别强调了“民生、民意、民主”方面,应该讲这五年来在这方面特别强调。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像胡锦涛同志、温家宝同志,在这方面都身体力行,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在最艰苦的时候,雪灾也好,面临重大的灾情也好,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能亲临第一线,我认为这个是推进民生、民主发展的一个重大变化。

[中国网]:您刚才提到了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您有哪些最切身的体会呢?

[何水法]:首先是这五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艺术家的环境应该讲是更宽松了,创作的手法也好,表现的题材也好,方方面面都比以前更加宽松。艺术家的心态更加好了。

[中国网]:心态好是大环境好带来的?
[何水法]:心态好,创作的灵感就来了,就要借助大环境,有了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我们从78年以后,逐步逐步地——因为我是见证人,我是改革开放的见证人,也是直接受益者,所以我慢慢的体会就是一年比一年更宽松、更自由。艺术家有这么一个宽松的环境,这么自由的创作环境,艺术家心情就很舒畅,心情舒畅就有灵感了,所以这五年对艺术家来讲应该是很幸运、很幸福的。

[中国网]:我很关心您今年的提案关注的是哪个方面?

[何水法]:今年我写了五个提案。因为我是一个画家,是一个文艺工作者,所以我的提案基本都是关于文化方面的。

[中国网]:请给我们谈得具体一点?

[何水法]:第一个就是要大力发展艺术品市场。因为青少年美育教育特别重要,一个是要大力弘扬我们的民族文化,要把民族文化的精髓长期保持下去,不应该束之高阁。还有关于民工的教育等方方面面。
  还有今年是“奥运年”,2008年8月8号北京奥运会要在这里举行。我提出8月8号成立“奥运文化日”,意思是通过这个文化日来纪念奥运。纪念的同时,我们要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弘扬我们团结、奋进、和谐的民族文化精神。通过“奥运文化日”,展示奥运的精神,展示奥运的文学艺术品。

[中国网]:我们注意到您在媒体上发表过这样一个观点,说:“别让国宝藏在深闺,难得一见”。谈一谈您的看法,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观点?

[何水法]:因为去年是“俄罗斯中国文化年”,我去年12月份率领一个团去俄罗斯访问。在访问交流期间,我参观了日本美术学院,参观了东欧博物馆、德洛奇克夫画廊,在那里我看到很多中小学生,一些年轻的朋友在学习,在参观。东欧博物馆里面陈列了列宾、伦勃朗、毕加索、莫奈、梵高等很多艺术大师的作品,包括达芬奇的作品。
  俄罗斯的油画从沙皇时期一直发展到现在,为什么他们的油画经久不衰?因为我是画家,我在学画的过程当中不断深化,比如说我画画,画你的眼部,如果我创作不下去,马上可以到东欧博物馆去看,看列宾的画,再看伦勃朗的画,我回来再画。比如说哪些方面没有处理好,我再去看,他能够帮我悟懂,画家之间有互动,通过这个就有很大的飞跃。

[中国网]:真品和复制品有这么大的差别吗?

[何水法]:当然。我想北京好一点,每年10月份故宫博物院有宋画拿出来,地方就没有条件,地方没有地方展示宋、元、明、清的经典作品。比如说杭州有一个西泠印社,大概有100年了。我们去了以后,抱着朝拜的心情,可到了里面没有看到吴昌硕的真迹,而且我们到了吴昌硕博物馆也没有他的珍品,这是很遗憾的。现在要看原作,我们都看了大量的作品,以前我们到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有一些重要的时刻,像纪念某一个大画家的时候,有作品拿出来。
  我们的国宝,我们经典、精品,我们不应该藏进仓库里,藏起来束之高阁。我请教过有关方面的朋友,他们说:“哎呀,条件不成熟,设备不行,怕被偷去。”我想拿到东欧博物馆也好,法国的卢浮宫也好,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也好,能偷去吗?所以关键是我们的理念要改变,我们的机制要改变。所以我想我们是有着几千年民族文化底蕴的泱泱大国,我们有这么多热爱中华民族文化的朋友,能够尽量使他们能够有观摩、学习的机会,从而激发我们的民族精神,使我们的国民能够知道:哎哟,我们有这么多的宝贝,我们这么伟大。这个伟大体现什么?这些作品就是体现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一个部分,也就是弘扬爱国主义的民族精神。
[中国网]:我看过您的资料,注意到从90年代初您就开始在国外举办大型的个人画展,我不知道当那些外国朋友看到来自中国的这么精彩的绘画作品的时候,他们有一些什么样的反应?

[何水法]:我曾经到法国、德国、日本以及其他地方办过展览,交流的地方就更多一点。我原来没感受到,比如说欧美、法国、德国的朋友对中国书法这么感兴趣。我那年在德国某博物馆搞展览,这个博物馆有600多年的历史,而且我是第二个在这个博物馆办中国画展的画家,那次的开幕式是在晚上7点钟举行的,我没有想到来了很多很多的德国朋友,一个中国人也没有,全是德国人。我开始以为他们不懂,后来看他们看得非常认真,通过翻译跟我交流。我说:“你们看得懂吗?”他说:“我们不懂中国艺术,但是我们能够体现中国的一种精神。”他说:“我看这些花鸟画,你们叫花鸟画,我们叫风景画,就是通过你的作品,我们在看一幅很神秘的中国艺术品。用我们西方人的眼睛,看东方的神韵、东方的思想。”

[中国网]:他们感觉您的画里面有浓浓的中国迹象。

[何水法]:对。我到了法国以后,碰到了一个法国的画家,是毕加索的学生。他说:“近几年到法国来搞展览的人很多,要么是很传统,一看就是齐白石、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的遗风,要么太现代。”他说:“这样的作品,作为我来讲,都不要看。为什么?因为有了前人的东西,你拿来看都没有意思,要是很现代,我们法国人都走过了,也不感兴趣。”他说:“何先生的画我很感兴趣,因为你有自己的东西,有自己的风格。但是你这个风格又通过中国的传统有了创新,既有传统的,又有自己的,又是现代的东西。”我总听他讲,我说:“你很懂。”他讲了齐白石,讲了黄宾虹,也都知道。所以,我觉得外国人了不起,他们也很懂。但是他们的理念不一样,用西方人的理念看中国的画,会更有意思。

[中国网]:中国人呢,他们是怎么样看您的作品的?

[何水法]:他们对美的追求是一样的,所以我讲艺术无国界。我们中国的国画拿出去同样受欢迎,中国的书画,经典的民族书画,我相信通过这几年改革开放的正确路线以后,可以大胆地拿到国外去展示,可以展示民族文化的精神,我相信一定会深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喜欢。
[中国网]:我想问您一下您为什么特别喜欢或者是专门画花鸟呢?

[何水法]:画如其人,你怎么样的个性,怎么样的人,就画怎么样的画。我的兴趣很率真,性格热情奔放,很阳光,我喜欢穿红衣服,我今天里面穿的是红的,因为我比较喜欢阳光。所以我用色比较多,在色彩上面我的花鸟画作品有一种朝气蓬勃的气象。

[中国网]:画人物也可以,为什么专门喜欢画花鸟?

[何水法]:因为喜欢花,以前画过人物画。

[中国网]:而且还特别喜欢画牡丹?

[何水法]:牡丹现在画得少了。因为在宣传上牡丹是体现繁荣昌盛,体现我们欣欣向荣的。

[中国网]:花中之王。

[何水法]:牡丹原来讲要成为国花的,但现在还没有定,就是国色天香。所以,更加体现我们欣欣向荣的一种气象,很健康。

[中国网]:我看您的资料说对其中一件事很感动,好象您在西湖边从事创作,对那些花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谢,您是一清二楚的?

[何水法]:对。这不稀奇,因为我从事花鸟画将近50年了,经常写生,经常去看,我很注重生活,经常出去写生,经常出去看,因为画家离不开生活。我们的气势怎么来?我们所有的都反映一种当代精神,我认为一定要到生活当中去看。生活是多姿多彩的,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你离开生活怎么表达?所以我们心中一定要求活,以前说“读万卷书,行百里路”,所以不看怎么行。所以,我表现的一花一草都来自生活当中,你只有在生活当中表现出来的花才很生动。

[中国网]:我看您的资料时有一点让我感触很深,你每年四个月闭门潜心创作,不参加任何活动?

[何水法]:对。因为从1992年开始到去年,基本上每年的夏天、冬天都在闭关。因为平时比较忙,社会上的应酬比较多。作为一个画家,一定要保证一年有三四个月的创作时间。我住到宾馆里以后就关门,就闭门谢客,就在里面精心创作。一方面我包一个房间,环境也改善了,有新鲜感,再一个能够集中精神搞创作,这是我的经验。一年至少有几个月的时间要闭门谢客,你整天糊里糊涂的过那不行。
  所以,1993年在中国美术馆办第一个展览以后,我到现在搞过几十个展览,每年都有一两个展览,有时是两三个展。创作这些作品了以后,自己也要展示,同时向人民大众有一个汇报。通过这些展览,也在激励我自己,使我不断前进,不断总结经验,不断进步。

[中国网]:您说的状态我觉得是挺理想的状态,谢绝所有的社会活动,潜心创作,但有一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很多重要的活动怎么办?

[何水法]:那就要去,尤其是我这个人很关注社会,我很热情。一般来讲,能对大家有支持,能对人民有利益的事情,我一般都会去做。因为一个画家要关注生活、关注社会。我们毕竟是跟旧社会的“文人”不一样。以前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是不行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祖国是日异月新的,我们所创作的题材,所创作的状况一定要跟生活,跟社会紧紧相连。

[中国网]:所以您经常去写生,经常到外面去采风。写生这个词拿外行人来看,觉得好象画家的职业多自由,赋予了你四处走走看看的机会,可实际上写生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

[何水法]:那是很艰苦的。

[中国网]:艰苦到什么程度?

[何水法]:我画牡丹,31年来到菏泽去了11次,天下牡丹在菏泽。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菏泽是山东最穷的地方,靠近焦裕禄故乡的那个地方,是最艰苦的地方。当时一个民工拉一车才9分钱,买张大饼要1毛钱。一个公社只有一把雨伞,有一次下大雨了,我说这里哪有伞啊。我说:“你们怎么下雨不买伞呢?”他说:“哪有钱买伞,吃饭都很困难。”那个时候很艰苦,但现在变化很大。
  前一段时间,山东省电视台台长——姓韩——跟我见了面。我说,我是山东菏泽三十年来变化的见证人。他说:“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这么了解呀?”因为我对菏泽很了解,很艰苦的时候就去了,三四点钟就骑自行车去写生,一看到牡丹就很激动,牡丹很大。太激动了,一顶草帽,一杯开水,中午买一个1毛钱大饼,一直到晚上6点钟再回去。

[中国网]:早上5点到晚上6点?

[何水法]:对。山东的朋友很热情,尽管很穷,但是很热情,所以我们到现在还是好朋友,他们还请我喝酒,就是花生米和狗肉,也没有其他的菜,但是山东朋友的一片真情使我很感动。

[中国网]:但是你以后每一次去情况都会有变化吧?

[何水法]:是的。很感动,我是见证人。有一次我写生后要回去,说我要走了。有一个朋友,他四点钟就起来了,要送我到汽车站去。我就这样起来,忽然鼻血流下来了。我的学生很怕,他说:“何老师,你怎么流血了。”太辛苦了,太劳累了。后来他说:“我不走了。”我说:“你走吧,走了没事。”就说明很艰苦,很辛苦。所以很多朋友说:“你现在很逍遥。”他不知道我们下功夫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我有一次在写生,马路不宽,我在画,画后面的景色,走着走着,“噗通”一下就掉到西湖里了,因为后面是西湖,我在马路上一边走一边画,就掉进西湖里面去了。幸好是初春的时候,春天刚刚过,那一年水不是很深,我的棉衣都湿了。我跑到汽车站,他们说:“不行,你这样妨碍人家了。”我很冷,再跑,一直跑到家里。

[中国网]:像这样的事情肯定很多?

[何水法]:所以画家是很艰苦的。

[中国网]:所以经过这些磨炼和积累之后,您有了自己独特的画风,您觉得您的画的特点是什么,您自己评价一下?

[何水法]:我早期是画工笔的,我的工笔路子还是很准的,然后画花鸟画。我在68年的时候认识了中国美院的老教授陆抑非先生,我一直跟他学。到73年,老先生说:“水法,你是堂堂的八尺男人,怎么老画工笔,后来他就教我写意。”所以我的画功力比较正,从工笔,到大写意等等这些全通。我们讲艺术要有纵向联系,纵向联系就是从工笔到大写意,这条路要很通,横向联系就更紧密,吸取文学、舞蹈的成分。艺术是相通的,所以两边再加上修养。

[中国网]:您的画的特点是什么?

[何水法]:我现在是画大写意,我的画还是很有生气的。生气是哪儿来的呢?就是生活当中来的。什么叫勇?我现在是大大的下笔,不看墨,所以色即是墨,墨即是色,所以我的画很丰富。近几年来,应该讲97年以后,慢慢到了新世纪以后,我提出来花鸟画全景式的构成。因为古人画花鸟都是画折枝花卉,扬州一位先生讲,“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所以元代以来的花鸟画家都是画折枝花卉。到我这里以后,我慢慢悟到要画出时代精神,我的场景怎么来,我有我的长处,我对一花一草是了如指掌。因为见得多,写生多,所以要抓住我自己有利的方面。

[中国网]:您对自己的优势非常清楚,怎么样去发挥?

[何水法]:对。所以气势很大,气势恢弘。

[中国网]:这是您自己看到的作品的特点。我想在同行和很多专家的眼中,可能看到的还有更多的特点,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刚才您说自己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见证人,从您的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到中国改革开放的痕迹。

[何水法]:当然了。我的作品每个时期都不一样。

[中国网]:特点是什么,举例子说一下?

[何水法]:30年以前我画工笔花鸟。73年的时候,是大学生毕业,73-83年的时候还是很传统,还是海上画派,包括我的老师陆抑非先生的画风。从83-93年我还是大写意,这个大写意和老师的风格已经不一样了,有自己的风格,更大的,用笔更豪放,由写意到大写意。93年以后,我像老师一样画不行,太传统了。所以93年以后到新世纪,93年-97年主要是摸索,后来就考虑第一步把石头统统拿掉,因为传统的花鸟画都有大石头,包括苏东坡,到吴昌硕,前面有石头,后面菊花,或者是梅花,或者是寿桃,到齐白石也是这样,整个颜色是不变的,只是表现的方法不一样。当然了,这是我们中国画的经典。应该讲,有石头也是非常好的,很完美的一幅花鸟画。有了石头可以提升野趣,再加上气势,能够使画面更丰富。那么我想要变,我就把石头拿掉,把石头拿掉有它很难的地方。

[中国网]:是指把色彩拿掉吗?

[何水法]:石头,把石头搬掉,难度更大。为什么?整个画是大画,就是靠笔墨来支撑。从93年以后开始一步一步的拿掉,到97年的时候统统拿掉,那个时候完全靠画来支撑。

[中国网]:从这以后的风格到现在都很像吗?

[何水法]:从90年以后一直到现在。这个里面经历了从生硬到自然的变化。

[中国网]:您的这种变化是一个画家成长过程当中必然之路,还是跟外面大的环境有关,所以创作的道路也发生了改变?

[何水法]:这是跟着环境变,跟着心情变的,因为艺术家离不开社会,在什么形势下画什么样的画。

[中国网]:我可以这么理解,是因为面对的环境更加宽容,更加开放,所以艺术家的创作自由度越来越大?

[何水法]:对。

[中国网]:我想知道您从事专业绘画的道路上走了这么多年,画这些作品的时候,让您获得了什么样的人生感悟?

[何水法]:我认为感悟还是非常深的。首先作为一个画家,我们一辈子讲,最幸福的东西就是你的理想和你的职业是能够一致的。

[中国网]:不是每个人都是幸运的。

[何水法]:对。所以,我感到十分的幸运。我们讲机遇和挑战同时存在。毕竟是十年磨一剑,要不断努力,不断学习,不断奋进,有一个机遇,是属于如虎添翼,所以我要感谢改革开放,感谢小平同志给我这个机会。因为我是78年第一届研究生。

[中国网]:怪不得您说您是见证人。

[何水法]:我们浙江有一个晚报记者采访我,说:“水法,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你有什么样的体会?”我说:“我体会太深了。”第一个就是我是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没有改革开放就不可能有我的今天。为什么?因为当时小平同志提出“不拘一格降人才”,可以破格录取,可以享受同等学历报考,因为我没有上大学,我只是高中毕业。

[中国网]:因为改革开放,您有了这个机会。

[何水法]:对。那时候考研究生不需要外语,因为文革以后有很长时间不学外语,我说考没有问题,是同等学历,我照样去考,结果就去了。

[中国网]:您周围像您这样经历的朋友多吗?

[何水法]:不是很多。

[中国网]:您是有代表性的。如果让您评价一下改革开放30年的过程,您要怎么说?

[何水法]:我首先要感谢,要感恩,人要懂得感恩。再一个我体会到居安思危,我们的胡锦涛同志和温家宝同志都讲要有忧患意识。所以,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面都应该有忧患意识,反过来激励自己,因为我还要进步。以前王个

名家专栏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16888705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