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评论家邹跃进离开了我们 -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分享到:

美术评论家邹跃进离开了我们

2012年06月12日 17:13:18               点击率:1691

邹跃进在王维《终南山》石刻前留影。 彭德 摄

邹跃进在王维《终南山》石刻前留影。 彭德 摄
 

邹跃进对美术评论很有研究。

邹跃进对美术评论很有研究。

  逝者:邹跃进

  去世年龄:53岁

  去世原因:肺癌

  生前职务: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主任,教授

  邹跃进,1958年出生,湖南隆回人。1978年入湖南轻工业学校美术专业学习,1982年入湖南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1989年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学习,1992年获硕士学位,2002年获博士学位。邹跃进教授毕生从事美术批评与美术史论的教学与研究,教书育人,勤奋工作。主要著作有:《他者的眼光:当代艺术中的西方主义》、《新中国美术史》、《艺术导论》、《毛泽东时代美术》等。曾经在《美术研究》、《文艺研究》、《美术观察》杂志等众多学术刊物发表论文,他还是许多重要美术展览的策展人,其中包括“毛泽东时代美术(1942—1976)文献展”和“叙事中国—第四届成都双年展”等。

  邹跃进,1958年3月出生于湖南邵阳隆回县。因患肺癌,于2011年10月16日凌晨在广州逝世,享年53岁。

  艰辛求学路

  “老邹其实不老,比我还小3岁,长了一张旧社会一样沧桑的脸。”邹跃进的同门师兄、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为邹跃进的艰辛的求学经历唏嘘不已。邹跃进出生于湖南隆回一个农民家庭,家境贫困,12岁小学刚读完就进了隆回县一家花鼓剧团跑龙套,一呆就是8年。“他这一路走来,很是艰辛。”

  1978年3月,邹跃进成为湖南轻工业学校的一名中专生,那个在剧团翻筋斗的湖南小子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他用拼音a、o、e标注的方法学英语,靠死记硬背将其他各门课程“生吞活剥”。就这样,邹跃进坚持读完了大专、本科、硕士直到博士,值得一提的是,仅为考中央美院的研究生,他就付出了5年的时间。

  邹跃进的同学“陈年老酒”回忆其勤奋称,1983年一天晚上,“我去湖南师大探望弟弟顺便去看他,他当时坐在堆满书的床上,床中放着小桌子,桌上点着蜡烛,他正在做笔记,听到人来脑袋从脏兮兮的蚊帐中探出来,那是一张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眯缝着眼睛、憔悴而微笑的脸。我至今不能忘记当时的那一幕”。

  1984年邹跃进从湖南师大毕业回到家乡在一家公司工作,工作期间,邹跃进跟他大专同学何畏结了婚,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考研,5年后,他终于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的史论研究生。赴京攻读硕士期间,邹跃进的妻子何畏独自一人带着女儿在湖南生活。虽然硕士毕业后邹跃进顺利留校任教,但只有考上博士,妻子才能拿到进京指标。

  1997年,罗一平和邹跃进同时备考博士,而导师王宏建先生只有一个博士招生指标。邹跃进为了备考索性搬进了中央美院“美术史系”的教师备课室居住。他在备课室内挂着一张妻子何畏的大照片,照片下面放着一束花。罗一平回忆说:“他告诉我说,他只要看着这张照片,就知道考博的责任有多大,他志在必得。”最后考试的结果两人成绩都很优异,系里另一位导师邵大真先生让出来一个名额,两人同时成为了王宏建先生门下的博士生。

  一生清贫唯爱烟

  搞美术理论的人都很清贫,2000年,罗一平离京到中山大学任职之前与邹跃进聊天。看着其他系里的老师们纷纷搬离宿舍住进大房子,邹向师兄透露了内心的焦虑,“他还提到自己有2个心愿,第一是买4个轮子,第二是给家里添个浴缸……”虽然清贫,老邹却是出了名爱抽烟,抽好烟,一天至少抽2包。邹跃进挑烟不挑茶,无论什么茶都只用纸杯泡之,而烟则基本上是在软蓝芙蓉王、中华的品级以上。他的研究生郭怀宇回忆,每次进到办公室,邹老师都会随手点上一支烟,同时必定要说:“抽一支,抽一支,好烟……”

  早先不会用五笔或者拼音打字,老邹写文章都对着电脑激情澎湃地“演讲”后由软件导成文字,后来有了手写板才方便很多。理解邹跃进的罗一平则感慨,“老邹的内心,有着太多知识分子对社会和对事业的焦虑……”

  转三趟公交车为朋友个展捧场

  邹跃进做学术严谨认真,遇到不同意见会直抒己见,他的学生、广州美术学院教师胡斌回忆:“有一次在重庆的会议上,他直接地说出自己的不同意见,竟然激得对方要跳起来。在学术上,他不怕得罪人,但是平时和他交流,又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和气和乐于帮助他人的人。”

  他的思辨让人印象深刻,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鲁虹称,他每谈及一个问题,总会抓住一个关键词,接下去,他还会以独到的方法、丰富的材料加以论证。你也许不会同意他所得出的结论,但肯定会让你受益不浅。“我们也会有不同的看法,但他总是能以很君子、很学术的方式加以处理。”

  而艺术家杨卫则把邹跃进视为伯乐,“第一次见面,他没有一点架子,言辞诚恳,对我的作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为我指出了未来发展的几点可能。不仅如此,我第一次个展开幕时,他花了好几个小时倒了三趟公交车赶来为我捧场。”那些年,邹跃进经常骑着他那辆小小的电瓶车穿越大半个北京城,只为跟杨卫等朋友们席地而坐,探讨艺术交流思想,朋友们评价他:“老邹这个人,够哥们!”

  办展览,广州遂愿

  自1992年起,邹跃进就一直想做一场“毛泽东时代美术”的展览,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一直到2005年,他才在广东美术馆完成心愿。

  在邹跃进本人回忆举办该展览经历和意义的文章中,他这样写道:“对于‘毛泽东时代美术文献展’来说,更为重要的一件事是我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参加陈履生策划的展览和研讨会时,碰到了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我与他谈起我的国家研究课题,并希望与他合作策划一个关于毛泽东时代美术作品的展览,他的回答既在我的预料之中,也在我的意料之外。说预料之中是他同意我的提议,说意料之外,也可以说是喜出望外的是他不仅如此快地答应了这件事,而且提出办一个规模较大,准备充分,有高度学术价值的大展,同时他还提议请在人文学科方面有广泛兴趣并有独立见解的李公明参与本展策划,以保证本展的学术水准。这就是我上面所说的‘毛泽东时代美术文献展’之所以能成功举办的机缘。对于我个人来说,也因十多年的宿愿得到了实现而激动不已。”

  邹跃进的学生胡斌回忆:“邹老师是个工作狂,在校订图录的时候,他几乎是不舍昼夜,累了就去躺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工作。”

  广州学者李公明回忆,作为该展览的策划人之一,他和邹跃进还共同担任了当年在延安举办的“毛泽东时代美术学术研讨会”的学术主持,“我们以前也经常在各种研讨会上见面交流,他待人诚恳,做学问认真,对问题的思考很深刻,他对毛泽东时代美术的研究,超出了美术的范畴。”

  为期一个月的“毛泽东时代美术文献展”的规模和影响在业内引起不小的轰动,邹跃进在展览结束之后对罗一平感慨称:“我办过这个展览,死都知足了。”

  此后,罗一平一直盘算着,什么时候师兄弟联手,两人一起搞一场轰动业界的大型展览,然而,这个计划,却永远都无法实现了。去年10月29日,邹跃进最后一次来广州参加活动———广东美术馆与广州大剧院的首度合作展览,腰椎突然疼痛难忍,罗一平劝他去正规医院做个检查,邹跃进返回北京检查后被确诊为肺癌晚期。

  今年9月底,身体每况愈下的邹跃进来到广州进行疗养,因病情恶化于10月16日上午9时10分在广州逝世。

  潇湘叶落百鸿哀,故友音容扑面来。从此论坛前座冷,秋风伴我哭英才。1985年,邹跃进27岁,《美术思潮》发表他的处女作《美术史上的回复与创造》。陈丹青从纽约给我写信赞扬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这篇文章至今仍有说服力。

  ———彭德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邹跃进是新中国美术研究中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对毛时代美术的提出是有创建的。邹跃进是湖南人中的湖南人,性情耿直,是批评界中的真正批评家,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谭天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也是因为是烟友,后来还有过几次在外出差与老邹同处一个房间的经历,也才知道老邹在不大“精致”的外表下,对家庭其实非常的“细心”,每次给他夫人打电话报平安,语气竟温柔得像一个热恋中的青年人。

  ———吴鸿美术批评家

  惊闻噩耗,不胜唏嘘,昨日音容宛在,笑貌依然。犹忆福州初识,灵石之交,英气勃发,谈笑纵横。赏君之卓见,叹吾之蹇然。又忆去年此时,圣菲堡批评家年会相向而坐,偶有异议。窗外青枝,岁岁如此;人之一去,势成永别,此乃天不公也!悲夫天不假年,是乃天妒其才,俱往矣……

  ———顾丞峰南京美术学院教授

  他留给我们很多。当我们徘徊在自己的书架、图书馆中,当我们匆匆走过14号楼的门厅,站在元旦晚会的舞台上,当我们坐在五号楼的大阶梯教室中,翻开自己论文的参考书目,他就留在那里,点上一支烟,泡上一杯茶,和我们说着湖南的普通话。

  ———郭怀宇邹跃进老师学生,中央美术学院2010届研究生

 

 

来源:南方网

名家专栏
最新作品

名 称:云山幽隐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云去空山青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烟含山作影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45771128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2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