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分享到:

天青,宋朝人的底色

2020年11月26日 11:30:33               点击率:521


没有宋瓷,没有中国美学的顶峰。
没有汝窑,没有宋瓷的顶峰,人间也再无雨过天青。


有人说,宋瓷是中国美学的顶峰。
“天下宋瓷,以汝为魁。”汝瓷,是宋瓷的巅峰,一如它的雨过天青色,只可仰望,方能一见。
汝瓷的一生,恰如流星,“唰”地一下滑过宋瓷的天空,极致之后归于平淡。

从北宋到南宋,从官窑到民窑,那一抹雨过天青,成了宋人的心事,念念不忘,余“青”未了。


图片| 北宋 汝窑青釉纸槌瓶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台北故宫的21件传世汝窑器之一  


汝窑初生,此青只应天上有


所有的一切,源于一个不知真切的梦。
相传,那是宋徽宗梦里的天空。一场暴雨过后,云朵和蓝天的交接处,闪现着如烟一般的蓝,带着淡淡的绿,淡淡的白,淡淡的粉。

醒来后,他下了圣旨,“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命令天下工匠将其做出。汝地的匠人们,用玛瑙入釉,遂成汝窑。


雨过天青,是汝窑的底色,更是它的灵魂。

 

图片| 波士顿美术馆 北宋  汝窑浅折腰承盘 


若去到博物馆,会看见汝窑的青,不带一丝烟火气,不明媚不张扬,用行话讲“有老气”。

很多时候,为了美会追求繁复精致,但是,汝窑很奇怪,它不表现,只以釉色取胜,将最特别的“青”包裹在温润之下。

想起《周易》里说:“上九,亢龙有悔。”龙飞得太高,可能会遇灾难。世事若太过锋芒毕露,易招折损。汝窑,明明出道已巅峰,却深深懂得含蓄、藏锋。


图片| 汝窑天青色水仙盆 


雨过天青,不过转瞬即逝,恰如汝窑的命运,恰如诞生了它的宋朝。
它只出现在宋徽宗在位的时间,大概就二十年,而后靖康之变,毁于战火。汝窑的 命运也如石沉大海,飘飘渺渺,到今天存世不足百件,且大都流失在海外。

唯有汝窑那抹天青,让我们足以遥想宋朝的天空,那种不经意间的美,自然的美。堪称此“青”只应天上有。

 

图片| 北宋 汝窑天青釉凸弦纹三足樽(局部) 


南宋仿汝,此“青”可待成追忆


南宋官窑,是为仿汝窑而生。

史书记载,因为汝窑毁于靖康之难,南宋王朝“中兴渡江……袭徽宗旧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
但是,他们再也做不出当年的釉色与质感,只好将粉青列为上品。


图片1| 南宋 官窑青瓷葵口盘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 


粉青,不是粉红的粉,而是掺了一点青的蓝。取其质地更为轻盈透明之意。
它的最大特点,是紫口铁足。因为釉色没有那么温厚,细细观察时,能看见黑缘处隐隐的紫色。
“如果说汝窑诞生在完美的时代,那么(南宋)官窑就诞生在一个充满残缺的时代。”


图片|杭州博物馆 南宋 修内司官窑鼎式炉 2001年杭州老虎洞修内司窑址出土 

“靖康耻,犹未雪。”对于当时偏居一隅的南宋王朝来说,汝窑的雨过天青,象征着故国家园的美好。
但对于当时的匠人们来说,这是一场不断失败的历程。技艺的缺失、水土和气候的变化,或许还因为再无那样的自信。他们用尽了气力,也未能抵达那一片天青色。

因而,它做成了粉青、灰蓝、月白、灰青……总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求完美而不得的失落感。


图片|东京国立博物馆 南宋 官窑青釉葵口碗 

汝窑之后,再无天青,此“青”可待成追忆。

对故国的怀念,对繁华的追忆,对失去的悲伤,这些晦涩的心事,都被南宋人揉碎了在官窑里,像极了月光下一个苍凉的手势。


图片|大英博物馆 大维德爵士藏 南宋 官窑青釉八瓣式盘  


天上流星,终成人间烟火


到了南宋中后期,宋人似乎不再执着于那抹天青,开始包容龙泉青瓷。 

龙泉青瓷,最美当属梅子青。

“它重嫩不重青”,并非像青梅那样绿,而是在青色调里渐渐揉进蓝色调,“让蓝欲言又止,一副羞羞答答的模样”。

 

图片|南宋 龙泉窑青釉瓜棱瓶 遂宁市博物馆藏 


龙泉也有粉青,更为轻薄,釉面更为平整,有“淡如烟”的感觉,少了官窑的沉静感,多了一点点轻佻和妩媚。

豆青,则是回到它的诞生之初,类似秘色瓷的翠绿。可是,不如粉青、梅子青来得细腻。


图片|美国堪萨斯城  纳尔逊阿特金森博物馆 南宋 龙泉窑青釉楼阁式谷仓 谷仓为陪葬明器 


龙泉青瓷,本是一个民窑,直到南宋中后期才入了官家的青眼。唯有“官制”器物才属上品,其他皆流入寻常百姓家。
但也正是这种有些模糊的界限,让青瓷一步步走向民间,它有了烟火之气。

艺术评论家许晟说:“任何一种美学标准最后的归宿,都是在创造经典之后走向世俗,龙泉窑就处于宋瓷从巅峰走向世俗的节点上。”


图片|南宋 龙泉窑青釉鬲式炉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藏 


从龙泉青瓷开始,“青”不再只是帝王家的美梦,还是平凡人家屋前的青梅,手中的青豆香。

若说汝窑是天上的流星,那么龙泉青瓷就是人间的烟火。


图片|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南宋 龙泉窑青釉棱瓣碗   

但千年的时光悠悠,我们依然怀念着天上的那颗流星。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会喜欢汝窑,怀念宋朝呢?不需要去刻意解释,每一个见到的人自然而然就会喜欢。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美学基因已经刻印在我们的血脉里。看见它,仿佛就在提醒我们,祖先们曾经抵达过那样的完美,就像那一抹雨过天青,你永远会仰望……


毛正聪 《鱼子炉》  龙泉青瓷


徐朝兴《跳刀纹菱口碗》 龙泉青瓷


陈爱明 《青瓷粉青弦纹瓶》 龙泉青瓷


陈爱明 《华严记忆》 龙泉青瓷


叶小春 《天书》 龙泉青瓷

名家专栏
最新作品

名 称:云山幽隐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云去空山青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烟含山作影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38265827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2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