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平民性”的抒情表达 评王胜利的油画艺术

2012年06月06日 23:49:16    作者:N/A

殷双喜(著名评论家)

  王胜利教授的油画具有鲜明的“平民性”,这种平民性是指艺术家的审美趣味代表了某一时代的主流趣味,受到大多数人的喜爱,用毛泽东同志的话说,为人民喜闻乐见。

  王胜利的油画受业于靳尚谊先生和谌北新先生,靳先生除了在革命历史画方面的深厚创作成果,更在城市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的肖像画创作上严谨精湛,独树一帜,他所表达的,是一种对健康美好的生活理想的追求,通过对真善美的弘扬来达到对丑陋落后的温和批评;谌北新先生的油画,则以黄河流域、关陕人民的日常生活为母题,无论是人物还是风景,都在纵横捭阖、恣意汪洋的色彩用笔中传达一种勃勃的生机,其基调也是昂扬向上的。

点击放大图片
红枣(局部)

  王胜利的油画不论是表现城市知识女性,还是乡村少女,不论是陕北老农还是西藏牧民,都具有这种健康向上的审美格调,他的作品所反映的,是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大多数人的审美情趣,即对于幸福美好生活的追求。画家这样认为,人们已经生活的很苦很累,如果再画得苦涩,那就没有立足的空间了。反映在王胜利的早期作品中,如女人体的柔美,古典瓷器的华美,乡村少女的秀美等,总之,是一种东方式的秀美。

  我高兴地看到王胜利的近期作品,色彩明快、笔触肯定,格调清新,直抒胸臆。在这些作品中,题材的意义逐渐让位于情感的抒发,结构的严谨隐含于色彩的张扬,使人有出三峡心胸豁然开朗之感。这批作品体现了他对油画艺术语言的理解,正在发生由形向色,由色向气的转换。也就是说,王胜利意识到要用中国传统精神来审视油画,寻求油画语言的东方气韵,以一种中国文化的眼光来探求油画的本质,即我们常说的“油画性”。这正是五四以来中国油画前辈一直在做的工作,但不等于我们过去所说的“民族性”。近年来,有关“油画中的笔墨”作为一个研究方向,日渐引起中国油画家的重视,王胜利的思考则更进一步,他提出“油画塑造语言即是用笔,色彩语言即是用墨”,对我来说,这是前所未闻的新鲜见解。我希望他作为一个油画家,用自己的作品去开拓这一重要的研究课题,进一步拓展中国油画的发展空间。

  李宪基(艺术界杂志主编)

  我们看到王胜利教授的油画作品《暮色》,那金秋夕阳中陕北农村牧归时景色,斑斓夺目,令我砰然心动。一排砍头柳的枝条高高伸向天空,一条小河静悄悄,平如一片镜面,倒映着天色和柳树姿影于朦胧中妩媚生动。河岸上,柳树下,一群山羊悠然归牧。画家捕捉到秋天最美的阳光时刻,以热情奔放的笔触

点击放大图片
《甜 枣》 132×97cm 1999年

  和娴熟的技法,充分表现了桔黄色灿烂的高原情韵,使我深深地感受心灵与自然的和谐,体会到艺术的生命精神。

  风景画艺术表达人们丰富的情感而有无限的审美可能性,因此绘画语言尤为重要,因为对于特殊绘画语言的妙用能在平凡的景色中创造出动人心弦的情感,又诉诸人们的想象。我想起俄罗斯画家列维坦的名作《金色的秋天》,那金黄色树叶即是情感的表现。他曾说:“不仅需要眼看,而且还要用内心去感觉自然,听自然的音乐,体验自然的幽静。”王胜利的《暮色》似是一幅东方风格的“金色秋天”,陕北高原金色夕阳的光彩以笔气的运作而有浓挚的生命情调,那桔色的浪漫,内涵着大自然启示人们的生活自信和力量。这种把握光色变化的绘画语言,以魔幻般的笔气,可谓“气韵生动”之法,所表达出的音乐感,如六朝画家宗炳之谓“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我欣喜地看到表现黄土高原的绘画,不再重复着大地沧桑的苦涩感,而表现了充满希望的田野之生机蓬勃的气韵。这是画家感受新时代的体验。有抱负的中国油画家确信:艺术探索的立场,应是中国的、现代的、个性的,才能成为世界的。王胜利真诚而执着地走在这条道路上。

点击放大图片
《黄河谣》 100×80cm 1996年

  戴信军(西安美术学院副教授)

  观王胜利教授的油画作品,你会感到片刻的宁静入境,似一杯香茗,余味无穷;似发酵的面团,揉的很韧很筋。他的油画典雅、庄重,不论是城市知识女性还是乡村少女,不论是陕北农民还是西藏牧民,在形象和气质上你都会深为画面上的富贵气息所动,其中对人性真善美的禅释,极具内涵深邃。他认为人人都爱美,都向往富裕,艺术家的眼光如果总注意贫穷和丑陋,不仅不符合人性的本质,也反映了画家不健康的心态。王胜利是老三届学生,特殊的年代,他17岁入伍,在茫茫戈壁与风雪为伴,与山川相遥,部队二十载,磨炼了他对人生的豁达、彻悟和平民意识。他以平常人的心态进行艺术创作,从不把自己当高人一等的“艺术家”看待,这种健康美好的心态决定了他作品中表现出的审美格调,使得他的作品能贴近大众,获得雅俗共尝的艺术效果。他描绘陕北姑娘的《红枣》,既表现了北方纯朴的乡情乡音,又使他笔下的“山妹子”成为独立的具有新时代优美气质的现代女性。一幅《黄河谣》入选中国肖像百年展,是他成功的肖像代表作之一。画面中的陕北老农已不是昔日那种破衣烂衫的图式样,而是一种人性的升华。让人回味父辈世代生存在黄土黄河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既热爱自己的家乡,又对美好生活有着热切的憧憬。这些作品描写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是画家平常心的折射。

  王胜利教授现任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油画系教授。他不仅有繁忙的教学管理工作,还带着硕士研究生,在有限的时空中,他却创作了大量的作品,以其惊人的精力为同行所钦佩。辛勤的耕耘和汗水获得了丰硕的成果,他在五年一次的全国大展中两次获得铜牌奖,是陕西油画在全国美展中唯一获此殊荣之人。他的作品被中国美术家协会选送参加法国秋季沙龙展,并赴日本大阪、福岗、冈山等地参加《现代中国美术展》的巡回展出。意大利《美术》杂志介绍中国当代油画,曾作为中国10位青年油画家作品之一评介。近年来,在日本、荷兰、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和香港、台湾地区不断展出和介绍他的作品,深受欢迎,但他并不满足于过去的成就,而是沉下心来以教养和底气为基础,不断探索油画艺术的新境界。

点击放大图片

  自述

  学书法以先楷书、次行书,最后习草书为正道,原因是写草不攻楷留不住,无规矩不成方圆。

  我一生有二师,一位靳尚谊先生,在中央美院我随其学习油画“正楷”,在造型和色彩方面打下坚实的基础,养成踏实良好的学风。另一位谌北新先生,在西安美院攻读硕士研究生是为导师,传授我油画的笔意和色彩。靳先生坚实的造型和朴实无华的色彩如颜字一样深厚;谌先生绚丽的色彩和生动的笔触似王铎的草书风采。二位先生的影响使我终生受用。

  林散之讲:“古人千言万语,不外笔墨二字,能从笔墨上有所心得,则书画思过半矣。”

  我一直认为中西绘画同理。就油画而言,其精神性寄语以“形”“色”为核心,几百年的发展无非塑造语言和色彩语言的演变。现代诸流派也就是这两条路走下来的:塞尚、毕加索形一路莫奈、康定斯基色一路。油画从古至今形的研究和色的研究形成了若干流派,也出现了无数大师。中国画的核心是笔墨。油画塑造语言即是用笔,色彩语言即是用墨。中国绘画笔墨之道学问很深,历代画论与大师语录远比西画体系规范成熟。这样思考是因学会用中国传统精神来审视油画学问的本质,“楷书”、“草书”都要写出气韵来。

  我学油画从“楷”至“草”,一是力求要有教养,有底气,能留得住;二是要积累“笔墨”功夫,中国大画家都讲“笔墨功深,气韵生动”。现在世风浮夸,急功近利者多,说的好者多,画的好者少。若能沉住气在喧哗与骚动中保持宁静,至少减少了一半市侩气。如果说这本册子所选作品能反映出我在油画实践和创作上的思考,我将力求形成表现自己审美情趣的风格。

  (责任编辑:张 苑)

  王胜利1951年生于中国西安,现任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教务长、油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油画学会副会长。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型美展,并在日本、荷兰、新加坡、菲律宾等国家以及香港、台湾展出。1985年作品《军校新秀》获国际青年美展三等奖;1989年作品《瑰宝》获中国第七届美展铜牌奖,1990年两次参加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与日中友好会馆举办的《现代中国美术展》在日本东京、福冈、冈山等地巡展。1991年中国美术家协会选送其作品参加法国秋季沙龙展,意大利《美术》杂志评论中国当代油画,作为十位青年油画家作品之一介绍。1997年作品《黄河谣》入选中国油画肖像百年展。1999年《红枣》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最新作品

名 称:云山幽隐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云去空山青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烟含山作影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37473766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2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