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世纪诗星——洛夫

2015年05月05日 09:28:31    作者:N/A

周林平  杨皓


(一)诗人之介——

1949年7月,以为胸怀大志的湖南青年行囊里裹着几本诗集,以及个人作品的剪贴,他带着一种向往、一种文化的贴切,来到被战争切割下来的台湾岛上,由于对新诗热爱,很快,他与诗人张默共同发起《创世纪》诗刊于左营,第二年又邀请了一些诗友加入阵营。在短短的几年里,这位湖南青年和他们的《创世纪》成为台湾现代最重要的园地之一,他历任总编辑数十年至今,对台湾现代的发展,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他写诗、读诗、教诗、编诗历四十年,著作甚丰,出版有诗集《时间之伤》等十六部,散文集《一朵午荷》等三部,评论集《诗人之境》等四部,译著《雨果传》等八部。他的名作《石室之死亡》广受诗坛重视,二十多年来评论不断,其中多首被美国汉学家白芝(Birck)教授选入他主编的《中国文学选》。《石室之死亡》英译本已于1949年10月由美国旧金山道朗出版社出版。1982年他的长诗《血的再版》获中山文艺创作奖,同年诗集《时间之伤》获中山文艺创作奖,1986年获吴三连文艺奖,1991年获国家文艺奖。同时,在大陆有近百本选集收录了他的诗歌,并深得大陆诗坛的赞美。他就是深受大陆老、中、青及各流派诗人爱戴的名诗人,世纪诗星——洛夫。

洛夫早年为一超现实主义诗人,表现手法近乎魔幻,曾被誉为诗坛的“诗魔”,他的诗直指万物之本质,研究生命之意义,使之迈入了一种超然、亲切的幻境之中。

他的代表作《石室之死亡》,数十年来,颇受争议,迄今仍引起海内外评论家广泛的重视,这首长诗是他投身现代诗创作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中国新诗史上一项空前的实验,1957年7月,这首诗在《创世纪》第12期上发表,引起轰动。听我们的父辈说,那时,在大陆就流传着洛夫的《石室之死亡》手抄本,据说是从一位新加坡诗人那里传播进来的。

《石室之死亡》说,“偶然昂首向血水涌来的甬道/我便怔住”开头,提出了“生存、战争

宗教、情欲、自然、艺术、社会、家庭、名誉、时间、空间、自我、不朽、异化、希望”等十六个问题,诗中穿插着人、神、兽以及时空的转化,诗风苍然、悲愤、晦涩、跳跃和窒息,且洋溢着生命的狂喜,诗句:“我是一株被锯断的苦梨,年轮上你仍可听清我之风声、蝉声……”等,多么深刻的内涵,诗句一涌心中,便会在诗者的心中波出一湾心疼的泪水。全诗表达了他对人性以及存在意义的质疑。

由于洛夫的诗风和其诗歌的本质对台湾现代诗甚至整个中国现代诗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且,数十年来,他一直在苦心经营的《创世纪》诗刊,对现代诗歌的滋生和成长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为此,瑞典皇家学院曾一度提名洛夫为台湾地区唯一的一位诺贝尔文学候选人。

(二)诗人的定义——

洛夫说,诗人不但是一个为万物“命名的人”,同时更是一个建立人与自然新关系的人,因而,他在其作品应使主体与客体予以新的融合,他说,如果你要写一条河,你先要把自己变成一条河;如果你要写一只鸟,先要将自己变成一只鸟。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要有很高的视野,有一种“高处不胜寒”之感,一个诗人使他终生委事的不是为了逃避什么,征服什么(除了语言),更不是为了取悦什么,而是统摄他的知能与直感两种力量来显示出人的真实存在,并作出阐释。

洛夫认为,诗是对生命本性的体验,对生命真谛的探索,这种本性与真谛唯有在残败的生命情景才最容易被发现,而诗人要能忍受住孤寂,唯有在孤寂中,才能听见自然与神的声音,才能与之对话,这才是诗人的本质。

(三)诗人的大中国观——

1988年,《创世纪》诗刊七十三、七十四期合刊号,发表了洛夫的《建立大中国诗观的沉思》,正式确立了他的大中国诗观。关于“大中国诗观”,洛夫主张一个现代中国诗人必须站在纵的(传统)和横的(世界)坐标点上,去感受、去体会、去思考近百年来中国人为热血思想的时空,在历史中承受无情撞声与磨难所激发的悲剧精神,以及由悲剧精神所衍生的批判精神,并进而去探索整个人类在现代社会中的存在意义,然后通过现代美学规范下的语言形式,以展现个人风格和地方风格的特殊性,突出大中华心理结构下的民族性和以及人道主义为依据的世界性。

(四)诗人的超现实主义形象——

超现实主义是本世纪初期在法国出现的一个文学艺术流派,它是由达达主义发展而来的,“达达”一词即是表示“无意义”,超现实主义认为现实与梦想可以统一,只有无意义和潜意义才是创作的源泉,表现的现实往往是梦境的纪录。洛夫与超现实主义的因缘是密切的,在《石室之死亡》之《魔歌》中已有具体的展现,如“如此犹豫/当焦渴如一条草蛇从脚下窜出/你是否听到/我掌中沸腾的水声”;又如“晚上,/月光唯一的操作是/射精”;再如“莽莽荒原上/我已吃掉一大片天空”等等,意象非常鲜明精炼,洛夫虽然深受超现实主义影响,但是他能够从中超脱出来,摒充某些成分,尤其是从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中吸取了精炼而鲜活的养料。

由于本世纪的许多事物的景象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尤其是电脑这个怪物的出现,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了许多难以想象的改变,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打破了时空、物质与精神的界限,今天,人类所面对的孤独、迷惘比以往更难以得到解释,其荒谬的程度超过老超现实主义一百倍。杨皓在和洛夫谈及我们所处的矛盾时代时,向他提出了新超现实主义一说,因为现实生活中存在着非同寻常的超现实因素,其可以用以表现的领域比以往更广、更深入。像是人类发明了电脑,反过来又被电脑反咬一口,电脑无处不在,喜怒无常,人类的思想可以浓缩,时光可以制成药丸,人的血管由电线组成,人类可以合成自己的兄弟,总之,新超现实主义无处不在,它与老超现实主义的根本区别在于,老超现实主义是意识流展物质流动的图像,而新超现实主义则是物质反过来控制人,支配人,虐待人以及制造人。新超现实主义诗歌,表现的领域虽然会触及人类自身的本质、人与自然的复合、人类的新情感等主题,但其内在的涵养与老超现实主义已大相径庭了。

(五)现代诗的前景与出路

洛夫一直是我们心目中一位最敬重的诗人,我们虽然不属于同代人,但是,我们对现代诗的理解是非常契合的。大家有一种同感,今天的现代诗不懂表现的内容有根本的变化,而且表现的形式也不同于以前,网上的游吟诗人将会流行,诸如悲伤、忧、欢乐、痛苦、愤怒等人类的基本情感,在不久的将来,会被诗人设定成某种程式,如以“悲伤”、“喜悦”等情感注册而成的网站,可能更便于人们在网上阅读、参与或互动,现代诗的传统印刷形式将会日渐式微,人们可能更多地将诗歌制作成CD等电子版本,电子书将更为流行,同时诗歌会以更细腻、灵活的形式存在于不同的媒介,成为抚慰人类心灵,给人们带来精神慰籍的产品,诗歌将会成为一种工业,将更多地进入音乐舞蹈等娱乐行业。诗歌不会消亡,只要人类文明存在一天,人类的情感中就有诗的因素存在,就有需要表达的愿望,只是表达的方式已经完全改变了,诗人更乐于在网上浸游行吟。

由于汉语基本上解决了输入方面的障疑,汉诗不至于与现代诗歌的大潮流完全脱节,只要拓片存在,碑林存在,兵马俑存在,汉语的词汇和音节也一定会存在,但是,汉诗如果想要完整地保存其形意特色,它优美的音节和韵律,必须要做相当繁重细致的规划,尤其是在输入方面,现在一部庞大的四库全书已经浓缩成十几篇光盘,汉诗在创作和表现方面面临许多难题,汉语诗人也因此感到茫然和痛苦,汉诗极易被阻隔、忽略而成为断带,与现代文明无法衔接,这些都是未来的诗人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无论如何,诗歌可以治疗人类心灵的伤口,既然“禅”可以制成如维他命一样的药丸,那么,诗歌也一样可以为人类解脱困厄、追求幸福的万灵丹,诗歌将会永存!

洛夫用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去书写他的诗,是想将汉诗的美感最完善的加以表现和保存,使之更具体、更生动,更有生命的价值,他为此付出的努力是前无古人的,也是非常令人敬佩的。他用诗歌歌唱了半个世纪,如今又面临着新世纪的来临,有发自他内心深处的新的诗歌的悸动,我们共同关怀诗歌的命运,也深信诗歌将永远是一棵人类精神的常青树!让我以洛夫为荣,以洛夫为榜样,世界感谢诗人。


作者简介:

周林平,系中国作家协会湖北分会会员、中国九三学社社员、荆门市文联委员、市诗歌学会委员会主任。


杨皓,系青年诗人,现旅居美国,从事文学研究。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最新作品

名 称:云山幽隐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云去空山青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名 称:烟含山作影
作 者:胡世鹏
尺 寸:68×68cm


诚聘英才 | 加盟代理 | 书画租赁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作品征集 | 交易声明 | 联系我们 | 访问量:47084734
版权所有 2012 杭州江南书画经营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0093号-2 地点:杭州市长生路58号西湖国贸中心706室
电话:0571-87558039 87558040 传真:0571-87558037 E-mail:chym88@126.com 服务QQ:449363274 技术支持:博采网络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