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分享到:

画家打假 杨之光自己注册商标

2012年06月12日 17:13:28               点击率:1082
 “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和古董市场,结束了美国数十年来在该领域的领导地位。”在上周结束的欧洲艺术品与古董博览会(tefaf)上,一份由tefaf 欧洲艺术基金会发布的最新年度报告《2011 年国际艺术市场:艺术品交易25 年之观察》披露了这一历史性的拐点。

  然而,近两年突然爆热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伴随着“天价神话”的迭创纪录,各式各样的“天大笑话”也接连上演。一件“金缕玉衣”引发的诈骗案在去年轰动一时,拍出2.2 亿元的“汉代玉凳”,今年又被查出原是邳州作坊制造的……由此引发人们对“卖假不退”、“拍卖不保真”、“古玩不打假”等行规的质疑。

  不仅如此,文物艺术品鉴定界也成为众矢之的,单是一件“金缕玉衣”案,就使玉器行业权威牛福忠、中国收藏家协会前秘书长王文祥、故宫(微博)博物院前副院长杨伯达、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前主任杨富绪、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史树青纷纷受到牵连。

  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正面临空前的诚信危机。一大批艺术品的潜在投资收藏者,进退两难地纠结着。艺术品的真伪,有没有权威的机构或专家能够说了算? 画家子女的鉴定是否可靠? 艺术“打假”什么时候才能从民间走向官方? 这些问题,都考验着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能否从“小众”走向“大众”。

  市场混乱,赝品混入真品

  赵利平:艺术品市场最近这几年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除了因为它本身正逐渐成为普通市民的一大投资理财渠道外,更因为“天价”和“造假”的轰动新闻时不时见诸报端。特别是金缕玉衣案、汉代玉凳案、徐悲鸿作品遭联名打假等事件,让很多人以为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赝品泛滥,一大批有兴趣投资收藏艺术品的人不敢购买,不敢收藏。

  杨之光:我常见拍卖会上出现本人的假画,一些唯利者用各种手段,或仿绘或冒充本人的作品投放市场,但其中最恶劣的,当数将赝品混进经过我本人认证为真品的画册中,以欺骗买家进行拍卖交易。前几年有一位藏家翁镇熙先生,要将自己收藏的我的作品出版成画集,希望我为这本画集写序言及题写书名。出于对翁先生的信任与尊重,我对他要入编画集的作品进行审查,选出了可入编的真品, 并为画集写了序言、题写书名,以此作为对该画集作品为真品的认证。但没想到画册正式出版后,我却发现画册里被塞进两幅我审查时已否定的赝品, 我当即向翁先生提出交涉, 他也表示会在画册对外发行时,将所有赝品页撕去。但后来我还是发现,在去年一场拍卖会上,其中一幅《天鹅舞》被送拍,而且在拍卖图录中依然注明该画入编了该画册。为避免因该画册曾由本人写序言及题书名对作品作了认证,使赝品有可能被误为真品,我不得已发表了公开声明。

  今年初,我又发现正式上架销售的“岭南画派技法范本”画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就是一本假书,该书封面印着“广州美术学院杨之光等编着”,封底印上广州美术学院资深教授陈金章、梁世雄等作为参与编着者,而我及这批教授们对此书出版毫不知情,从未参与编着此书,也未授权在此书刊登我们的作品,这是典型的冒名、侵权行为。

  而且书中刊登的所谓“范本”,都是从其他出版物翻版,东拼西凑而来的,书中编写的所谓“岭南画派技法”缺少学术含金量,冠名我们编着是对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水平的贬损,同时也是对读者的糊弄和欺骗。更严重的是,书中刊登的所谓“范本”,有些竟是假画,其中关山月的两幅作品,据其女婿、同时也被该书冠名为编着作者之一的陈章绩教授鉴定为假画,将这些假画塞进冠名“广州美术学院一批资深教授编着”的画册中,会造成“以假乱真”、“以黑洗白”的不良后果。不得已,我又再次发表了公开声明。

  赵利平:近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确出现了很多赝品,但是“拍卖不保真”也真的是个国际惯例。

  杨之光:“拍卖不保真” 是国际惯例没错,但国际成熟的大拍卖行,如果成交后发现是赝品,他们是包退的,而且欧美国家有成熟的信用体系, 他们对送拍艺术品的审查也更加严格。如果拍品被发现有假,对拍卖行的品牌影响很大。

  画集画家打假,杨之光自己注册商标

  赵利平:现在的法律在艺术品领域的多个方面都是欠缺的,比如说藏家如果买到赝品,真不知道该如何维权。画家看到自己的作品被仿冒,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假。

  杨之光:所以我注册了自己的“杨之光”商标及着作权,我现在在艺术品、印刷、教育等领域都注册了,任何人未经我同意在这些领域使用“杨之光”三个字都是侵犯了我的商标权和着作权,我都可以依照法律程序,提请工商部门进行查处。不管作品是临摹的还是复制的,只要是不经我同意却署上了我的名字,一概可作侵权处理。这是目前画家自己打假维权一个不得已而又有效的办法,可供其他艺术家借鉴。可笑的是,在我注册之前,“杨之光”三个字已经被抢注, 后来我向国家商标总局提出异议,才拿回了自己的商标权。

  赵利平:这的确是个好办法。我知道周彦生老师给自己所有的作品,包括赠送、出售的作品都拍了照,建立自己的数据库。

  杨之光:建立数据库的事情,前段时间一些拍卖行、艺术品网站也跟我联系过, 要对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杨之光作品做个整理, 委托我将真品和赝品进行归类, 建立数据库。这个工程所耗精力太大, 而这个只看照片判断真伪的做法也只能打假, 不能保真, 保真还是要看真迹。所以我计划将我的传世之作都整理成集,分集出版,只要是我鉴定过的我的作品就可以入编, 不分时期不分水平高低。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所以我的家人都很支持, 以后大量的工作需要由他们来承担。我无法去一一顾及市场上所有有我署名的作品的真伪, 只能说在我这本画集中出现的作品,肯定是真的。

  画家子女鉴定是否可靠?

  赵利平: 画家能够自己鉴定当然最好,现在有一些人,为了将赝品“洗白”, 就花钱请一些所谓的专家出具鉴定书,然后送到拍卖行上拍。

  去年这样的新闻很多,一件“金缕玉衣”案,就使多位鉴定界的权威专家受到了牵连。

  许钦松: 现在文物艺术品鉴定的所谓专家太多了, 很多人自己刻个章,就自封专家,成立一个鉴定委员会,收了钱就出具一份鉴定报告。

  因为我国至今还没有一个行业权威或官方承认的鉴定机构, 市场需求又这么巨大,所以鉴定证书满天飞。

  但实际上, 我国缺少一支高素质的鉴定专业队伍。原因有二:首先是设立鉴定专业的大专院校很少, 要培养一个合格的鉴定家, 除了自身学识外,还要大量接触研究文物原件,非常不容易;其次,鉴定师没有像律师那样的资质考核、评定,因此很多自称为鉴定家的“专家”水平如何,外行很难判定。个别鉴定家为利益所驱动, 做出违背道德操守的伪鉴定,进一步加重了混乱现状。

  赵利平:去年拍出7280 万元的“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的